在中国:关系缔造不同

迈克尔·达奇(Michael Darch)撰写

加拿大城市联盟中国之行的第一天以加拿大驻京大使馆的早餐会而全面展开。接着召开的是上午与潜在投资者的研讨会以及下午我们的城市代表与中国投资者的一对一会谈。

在中国安排会议的方式与在北美大有不同。在中国,大部分的会谈通常都在最后一刻才决定。我们原本的目标是计划100人参加研讨会并为参加的每一个加拿大城市安排4个一对一会谈。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意识到需要通过在北京寻找合作伙伴来寻找处于成长状态且有意开展国际业务的中国公司。因此,我们和渥太华投资署的长期合作伙伴、中国最大的科技园 – 中关村科技园(简称Z-Park)在本次项目上再次建立了合作关系。该园区拥有20000多家公司,其中有约500家准备开展国际业务,基于这些丰富的资源,我们对达到本次活动的目标信心十足。

(中关村副主任杨建华在北京与加拿大代表团谈话)

活动前一周,有40家公司报名参与,平均每个城市有两个会谈。我们已尽了最大努力,所以就决定按照这样安排了。但就在活动正式开始的前一个周五,竟然有110家公司超额报名参加活动,平均每个城市有8个会谈但个别城市达到了15个!渥太华投资署的代表之一、我们本次活动的主要会议组织者陈苏菲,紧急和中关村方面开会协调会谈时间和后勤安排。这是一项挑战,但我们很庆幸接受了这项挑战。关系的力量终于实现,现在该是我们施展作为的时候了。

加拿大使馆的早餐会讲述了中国不可思议的变革。尽管我们多次听说,但这还是如此不可置信。贸易和投资的潜力是巨大的,媒体报道的数据也是真实的,因此,竞争正等待着我们。

我们和加拿大国贸部合作了数月,将我们的价值定位与加拿大国家定位的结合起来。我们国家拥有稳健的金融系统、稳定的政府、高教育和创新型人口、透明的法制系统、丰富的自然资源、以全球贸易为基础的经济以及与中国持续发展的政治经济关系。这些都表明,多个国家都站在中国的大门前寻找机会。

这次研讨会举办地非常成功,参与观众所提出的问题也相当直接。拿到移民签证非常困难。但访加签证的获批率超过80%,平均处理时间为五天左右(对于每天处理2000份申请的工作量来讲,这个速度是相当乐观的)。

午餐时间是另一个后勤方面的挑战,因为接着就要开始3个半小时的会谈。如果中国的客人们在约定会谈之间有空档,他们会选择等待么?我们在现场看到的是,八个会谈桌上的客人们谈得热火朝天,而其他客人则在另外一边静静等待着自己的会谈。

令我们自豪的是,我们亲自做到了在北京减少尾气排放。通常,我们都会去当地公司进行会谈。考虑到北京的交通问题,一天安排三个会议可能都会有困难。而这次我们把地点同一选择在驻地酒店,一个下午有效地安排到大约64个会谈,而且大部分的公司都为了参加本次研讨会而提前入住酒店。

忙碌的一天结束以后,我们看到了实际成果。渥太华投资署与中国在清洁技术领域的龙头出资人 – Juno Capital Group签署了合作备忘录。该合作建立于渥太华地区清洁技术公司的迅猛发展与中国下一个五年阶段的优先发展产业相契合的共识之上。渥太华投资署将把这些公司推荐给Juno集团做为投资对象。

我们与中国商务部的会谈使我们更加相信“世界真小”这个概念。从与美洲和大洋洲部门一级商务秘书张新宇女士对话之后,我们了解到她刚从中国商务部驻渥太华办公室任职三年后返回中国。在该部门的中国办公室有一位能够处理北美事务的官员是在是件值得庆幸的事,而且她了解加拿大比了解美国更为透彻。

(加拿大国贸部投资司(Invest in Canada)代表David Hartman和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代表贾淮(中间))

我们在北京的最后一个会议延续了这次行程的成功。我们和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进行了会面。每年四月他们都会在北京举办一个年度外向投资会议。我们讨论了参加2013年会议的可能性。他们不仅欣然同意,而且还介绍了继续投资机会交流的方法。

我们试图建议CCPIT组织投资团来加拿大亲自考察投资机会。虽然他们抱歉说这个想法因本年的活动计划已经固定而不能实现,但是他们会将其列入2013年的活动议程。他们还询问我们是否可以考虑主办一个一年一度的活动。

简单引用加拿大歌手里昂纳多·克汉(Leonard Cohen) 的歌词说,我们拿下了北京。向重庆出发!

(迈克尔·达奇先生是加拿大城市联盟组织的创始主席.)